Return to site

#40 你可以改变世界的

下笔写下这个题目,脑子里浮现着大家看到时的反应,可能会有人认为这是标题党们的陈词滥调,有人会认为我要泼上一碗滚烫的鸡汤……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传递的信息, 你是否有耐心看到。

2016年10月17日的三联生活周刊推出了一期名为《芳香与权利——鲜花全球产业链调查》的封面专题报道。

题外话:当朋友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迫不及待的想要买来阅读;印象中,买杂志的地方,如果是在悉尼,就是在每日进出的超市货架上,或者是在地铁口或者公交站附近的报刊店;如果再追溯的远一点,回到上学时期,我们会去路边像个小魔方的立方型报刊亭买自己喜欢的《读者》《萌芽》。

可是此刻的我们靠着直觉在家附近的大型商场里逛了个遍,期间还找到一家书店,都没有买到。以前家里每周必见的《看天下》《三联生活周刊》,好像也就是这样跟路边的报刊亭一样悄无声息地不见了。

报道从第30页娓娓道来,一直延展到第72页,占据了整本杂志的1/4。我们作为这个庞大链条中的微小螺丝钉,笔者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深深的敲在了我们的心里。

你最喜欢哪一种鲜花?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可能最常听到的是“向日葵”。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因为这个答案而感到有些错愕。可能是因为自己进入了鲜花行业,对人与鲜花的微妙关系有了渐进的了解。我慢慢地思考这个答案的“背后的逻辑”。

曾经和朋友聊到鲜花的时候,大家经常问我什么花有什么样的“花语”。于是好奇,到底花语是什么?有一种说法是,花语来自于古时候的西方作者,他们因为在悲伤或者内心欢喜的时候在花园里看到了那些美丽动人的鲜花,借物抒情,于是从那一刻起,玫瑰代表爱情,百合代表纯洁。我们的古人们,也有类似的创造力,比如用牡丹象征富贵权势,折“柳”相送以表达不舍。

可是,这样的传统早已在时间和科技的冲击下,慢慢淡去了。这样的趋势,最明显的,出现在我们的服装上:古时候或者甚至近代一些,我们会在服装上赋予我们想要表达的寓意,比如代表着至高无上的龙袍凤冠;时过境迁,服装已经要以脱去了这些繁冗的语言载体,成为了凸显个人性格的标记,你可以是森林系,也可以是街头风。

从这一点来看,“向日葵”能获得大家的喜爱,依然是因为她代表着积极乐观阳光的正能量,而可能不是因为她的颜色、质感、姿态或者品种的特别。

当我们用一种人为的意义赋予一种鲜花的时候,她的美反倒容易被忽略。比如,报道中提到的一个关于红玫瑰的故事。

你知道的红玫瑰有几种?

“啊,红玫瑰还有不同吗?”我猜你会这么反问。

如果你看重的是红玫瑰代表着炽热的爱情,那么是不是玫瑰只要是红的就可以了。在欧洲几百年的育种培育下,红玫瑰的品种已经如星海般灿烂。报道中介绍,“中国市场上现在最为流行的红玫瑰”卡罗拉”,在欧洲是已经过了20年专利保护期的产品,欧美市场早已淘汰了它,这就意味着,中国目前最为常见的红色玫瑰,对欧洲年轻人来说,是他们爸爸妈妈那一辈子约会时互赠的花朵了。”

“西露丝公司是一家有着40多年历史的家族企业,在红玫瑰的育种方面世界第一,(红色娜奥米)这朵号称花瓣有着天鹅绒般顺滑手感的红色玫瑰,花朵抵得上我的大半个拳头,每朵花有55-75瓣花瓣,花茎长度在60-90厘米,在花瓶中能生存10-14天,……让我吃惊的是,红色娜奥米已经在欧美市场推出10年了,仍然很受欢迎,是一款明星产品。”

红色玫瑰在她具有的特殊寓意下,更具备她们各自不同的审美价值,如同美丽的女孩并不是一样的,她们具有不同的气质和性格,把我们深深吸引;在我们的眼里,舒淇和周迅各自带着不同的耀眼光芒,不同的红玫瑰也气质各异。

什么是专利?

时常听过“XX是国家专利产品”,那多半会是某件高科技产品或者是顶尖技术。每一个品种的花材都要经过专业育种公司进行“采种、繁殖、研发、法律等从自然法则到社会法则的演变过程”,通过科技的力量,研发出令人惊艳的品种,提升鲜花的色泽、花头的大小,让鲜花更加健康,以完成跨越千山万水的运输等等,专利费是对所有付出的基本回报,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种保护。

报道中分享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款叫白兰地的玫瑰,西方育种公司的种苗每株卖给中国种植户1.8元,其中包含0.35元的专利费。中国农民买了第一批种苗后,自己大量扦插繁殖,这样西方公司收不到专利费,就不愿意再卖给中国其他新品种。……有一些新品种一进来,花农就铺天盖地地偷偷繁殖,最后其实形成了恶性循环,老外不愿意给我们新品种,我们的消费者也就买不到新品种的花。

“不尊重知识产权的问题,…… , 让我们看到了后果——中国市场上的切花,远远落后于国际市场。它也同样遏制了中国人育种的动力,在一个不能有效保护创新者的市场里,没有多少人愿意冒险去做育种者。”

育种是整个花卉产业的咽喉,

那我们的育种动力在哪里?

这需要从“荔枝”这款粉色玫瑰说起。

我们第一次看到荔枝的时候,我们整个人都惊呆了。这是一次百感交集的见面。

叁意的每周一花,是对我们的最大挑战,因为每一周都需要不同的花材和配色主题。和悉尼眼花缭乱呈出不穷的花材相比,成都花卉市场像一个冷清的山居。我们跟当地的花商讨论,我们跟来自昆明的供应商讨论,我们听到高品质的鲜花大多发往北京和上海,进口花材集中在北京和上海,我们听到在广州工作的供应商雄心勃勃地要把广州的繁荣带到成都,我们看到黑漆漆的棚户花市最后搬进规范的花卉市场,过去的短短几个月,我们亲身经历着整个市场的困境和希望。

所以当我们看到“荔枝”的时候,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串联的震动。这里并不是想说“荔枝”的品种有多好,她是由云南公司引进种植的新品种,她的花头并不是千篇一律的杯状,颜色纯在不杂,她的特性更是满足了大众对玫瑰的最大期望——“花香”+“粉色”。我们一眼相中,价格更是合乎规则,如获至宝。

可是花商却对我们的喜爱,感到不解。因为“荔枝”已经是2013年问世的品种,在市场上长期处于低价拍卖,批发商认为她们是“花朵畸形”。大家都不看好。

可是就在我们开始采用”荔枝”在我们的花束设计中,也渐渐看到上海的花店先后也推出了以“荔枝”为主花的花束,并大受欢迎。

后来花商告诉我们,“荔枝”的拍市价格早已今非昔比,从2013年到现在,已经上涨15-30倍,他们不愿承受这个风险。

于是,惊喜如昙花一现,成都的民众们,极少能再见到“荔枝”的美丽。

显然,引进新品种那家云南公司,现在早已收回了当初的亏损。期间的变化,是人们对“荔枝”的接受,对美的理解有了很大的进步。人们期待更多美好的鲜花能够走进我们的生活,于是,市场有了更多元化的需求。供应商负责供应,他们或许不需要理解审美;而花店和顾客的互动,才是体现鲜花价值的关键。

花店和顾客,互相促进,塑造着彼此对美的理解,这才是一切的源头所在。供应商或许认为育种只是一场博弈,而我们将是这场博弈的规则制定者。

改变一个世界有这么容易吗?

怎么不容易呢?从了解花材开始,从鼓励支持知识产权保护开始,从不再只是将红色玫瑰统称为“红玫瑰”开始,从用美的眼光选出让自己心仪的花开始。

        永远不要低估自己的力量。

特别感谢:《三联生活周刊》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